关注泉山舞仙网微博:
首页 - 数码 - 正文

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 深圳人也太太太太太有钱了

2019-09-10 16:28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匿名 阅读:436次
标签:a

那是个打扮朴素的黝黑汉子,年纪不大,老实外表下涌动着一股狠劲。他直接撕开卷烟,露出里面的杂质,扔到柜台上,凶光毕露的双眼盯得秦大姐有些发慌。

那时候,练功场里经常充斥着我和倪虹的嚎哭声,同学们都很同情我俩,有时也会趁教练不注意时偷偷来按住我俩的脚,我俩可以趁机放松一下手,哪怕缓解两三秒都是极大的帮助。

“老鼠”把车停在花鸟市场外边,带着富平和秦大姐走向一个门面邋遢的苍蝇馆子,隔着玻璃窗朝里面指了指。里面那个中年男人绰号叫“木墩儿”,正在吃饭,五短身材,腰圆体胖,脸上挂着一幅憨厚老实的表情。

1886年8月的一个早晨,热气正像小孩发烧一般从街面上冒起,一个自称h.h.霍姆斯的男人走入了芝加哥的某座火车站。

心率渐稳,理智回归:第三名不就是面试陪榜的么?综合成绩是取笔试的70%加面试的30%,笔试倒数第一,面试翻盘的希望几乎为零啊……

我请了10天假参加全封闭培训。上课、吃饭、睡觉全在市中心一家三星级宾馆里,号称军事化管理,不许请假。理论加实战轮番轰炸,天天演练到凌晨2点,早晨8点又要准时坐在课堂里。

再一次经历全封闭面试培训,结果,李建面试居然被第二名反超,而我,根本没有反超的运气。

我不信自己能考上,没报班儿,也没正经复习。当然也没任何压力,只想给李建证明我真没这吃皇粮的命,要他死了这条心,别老拿公考来烦我。

我回去和朋友们说起这件事,一个哥们悠悠地说:“听闻这家俱乐部的小股东,就是那个搞搏击的,起初人家大股东看重他是内行,就让他做健身房的管理者,拿双份人工(

往后去“优围健身”的日子,我们也能看到络绎不绝来办卡的人。渐渐地,每天固定打卡的人也多了起来。对于一家非连锁的小健身房来说,这是个好兆头——稳定的客源决定了健身房的卖卡情况和私教课销售的情况,而这两个因素影响甚至决定着健身房未来的发展走向。

可转念一想,才299的年费,自然会混入贪图小便宜和新鲜感却缺乏公德心的低素质会员。

第二天,阿d发了一个短片给我,告诉我有一个健身房老板卷款跑路,被会员和员工堵了。我笑到不行,心想这届健身房老板也太差了吧,卷款跑路还给人堵。

饭常吃不饱,零食就凸显出了它的重要性,可零食一多,老鼠就来了,它们在我们寝室的夹壁里做窝,常常在一间寝室被盗的瓜子花生,隔天会在另一间寝室的鼠洞中露出踪迹,整个寝室都弥漫着老鼠的味道。

急急忙忙赶上火车,把行李朝卧铺床位上一丢,我和赵哥靠在车窗旁开了罐啤酒。

说完晃了晃手中的健身卡,转身走回学校。随之而来的暑期,我也暂时告别了健身房。

这些伎俩并不能在火车站保密,尽管站前路的生意人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——经营同样生意的店主不能相互串店。但没多久,另外两家副食店的老板也找到了这些山寨食品的进货渠道,并且开始降低价格来抢生意。

在剧场里,道具都由小工帮我们打理,我们只消对翻译提出要求,翻译再转达给舞台监督即可。化妆间很宽大,男女各一间,每个人都有一个专门的化妆台。化妆间外的大休息室有免费的咖啡和点心供应,整个后台一直弥散着很好闻的咖啡味道。

“没事儿,你这才参加一次考试。”她赶紧坐下来单手搂住我,“我们同学、朋友家,凡是考上公务员的孩子,没有一次就中的。有的都考了五六次才考进去。”

“但是不能在这里交易,我带来的‘新货’已经卖得差不多了。小武和其他销售,我也会断掉联系。明天我就动身回老家,x市不会再来了。”“木墩儿”耸耸肩,“你们能通过小武找到我,公安也能。如果诚心做生意,就来我老家,工厂在那边,先看货再付钱,你们自己考虑。”

但小武没货了,他的进货渠道,富平和秦大姐自然不好开口打听。而且因为老板现在主要做“新货”,以前老版假钞的供应量也在大幅减少。

我和阿d新去的健身房也被当地另一家实力更强的健身企业收购了,失去了争夺当地健身房“一哥”的机会。从此,小城的健身行业进入了“一家独大”的阶段。

霍姆斯点燃了油炉,一股热浪从烧窑中袭出,蔓延到了地下室远处的墙上。空气中弥漫着燃烧不充分的汽油味。不过测试的结果令人失望。烧窑没能产生霍姆斯期望的高温。

刘姐也哭了,流着眼泪跟我们碰杯:“别放弃,谁都不许放弃!不是有人说嘛,所有不曾打败我们的苦难,最终都会变成我们的财富……”

尽管天很热,霍姆斯看起来却又清爽又精神。他穿越火车站时,年轻姑娘的目光像风吹落花瓣一般落在他身上。他走路的姿势充满自信,穿着得体,给人一种富有并事业有成的印象。

“那可不,这家伙可流氓了。上次我见到一个小姐姐在练肩推,人家动作挺标准的。嘿,他倒好,屁颠屁颠凑过去非要手把手教学。我再一看,这家伙教的动作还不如小姐姐自己练得标准,无非就是想摸人家。”

“该罚、该罚!我自罚三杯。”李建嬉皮笑脸喝下3杯啤酒,又凑过来搂我,“亲爱的,你想想入职社区这两年,你遇到了多少伯乐?这说明你是千里马呀!你该‘不待扬鞭自奋蹄’才是,咋还能怪我扬鞭了呢?”

几次接到学校老师电话要我回学校参加校招,但浏览了一下,都是南方的学校在招聘,就放弃了。当时一心想着得有一个带“编制”的工作,虽手拿教师资格证,奈何小城教师编制严重饱和,补习班老师也只招兼职,上一节课给一节课的钱,微薄的工资根本养不活自己。

我妈知道我争强好胜,不再相劝,却悄悄去找算命先生算了一卦。回来跟我说:“李建这次若是考上了,你俩就成不了。大仙儿说了,你将来要嫁的人,是‘着装’的。”

随后几个阿姨也说得神乎其神!我迫不及待地找到了这个“高人”,报上生辰八字,再度测算了一番。我想,如果他也说我考不上公务员,我就彻底放弃吧。

但是算卦真的准吗?为了验证一下,我决定不对他的选择发表任何意见,不动声色由他自己挑选岗位再战。

这让我比小荷多了些自信,我暗下决心,一定要一举中第。无课的大四诱惑多多,毕业季很难“独善其身”,我果断回家,报了一个公考培训班。

那是个打扮朴素的黝黑汉子,年纪不大,老实外表下涌动着一股狠劲。他直接撕开卷烟,露出里面的杂质,扔到柜台上,凶光毕露的双眼盯得秦大姐有些发慌。

后面小半年,小武陆陆续续给他们提供了几次“新货”,但数额让秦大姐和富平大为失望。刚开始还有五六十张百元面额的,后面两次就少得多了,只有30张。小武的说法是:“老板刚试出新货,不可能大规模冲到市场上,要不然容易翻船。你们别急,细水长流。”

“力量plus”的器材破旧,无人修理,浴室里的拖鞋总是接二连三的失踪,泳池卫生情况也令人堪忧,时不时能看见一些泳客往池水里吐呛到嘴里的水,而不是吐在临近的排污沟里。

--- 渣打银行网站
标签:a

数码头条

热点推荐

郑重声明:以上内容与泉山舞仙网立场无关。泉山舞仙网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泉山舞仙网对其观点、判断保持中立,不保证该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